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降者不杀!》。

第51章 相亲

张叔夜还在前头公干,吕家姑姑正在与人交谈,一家人看似非常亲热。这时见安宁和陈丽卿过来,吕氏非常高兴,向着对面客人介绍:

“来来来,族弟你看看安宁这孩子,多好啊。这就是我那兄长的弟子,可神通啦!这手一扬啊,就有雷霆之威,当者立毙!要不说那宋江巨寇怎么就这么容易降服呢!”

“安宁啊,姑姑跟你说,这却是我娘家的族弟,也和你小师叔一个辈分呢!你要叫一声师叔才对。

姑姑告诉你啊,我这族弟家里有个小女儿,嫡女呢!长得如花似玉,性情淑均,这才刚过二七年华,正要寻人般配。可巧姑姑就想着啊,咱们家安宁不是还单身吗?”

“得!”安宁算是明白了。

自己和陈丽卿两情相悦,瞎子都看的明白。未来的岳丈陈西真也是一门心热,总说要找张知州的内眷撮合此事,却迟迟没有了下文。

原来在这等着呢?吕家姑姑不乐意,她想要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安宁苦笑,这都哪对哪啊?

安宁听过张叔夜说起,吕家姑姑少年失去双亲后,曾经孤苦伶仃,十分艰难。想来那时她的这些族兄、族弟的都还在吧?

只是那时不是一家人,没得救济她的理由。如今吕家姑姑贵为朝廷徽猷阁直学士夫人,又是海州父母,自然有了攀扯一家人的觉悟?

何况,自己前些日子刚刚在吕家沟撒过野,貌似眼前这位吕家“师叔”挺眼熟?嗯嗯,当时自己是用的哪一招来着?

哎呀呀,年纪轻轻的,怎么记性也变差了。

安宁拦着陈丽卿的发飙,笑着说小师叔已经算出自家婚事当引雷霆之怒,非武功高强的奇女子不能化解也。这吕家妹子还小,想来那武学的根基,

这个能行吗?是否不太方便?这话说得,皮笑肉不笑的。

那位吕家师叔自然尴尬,何况偷眼看这安公子,不就是上次去吕家沟收租的那位道爷嘛?当时自己,可是被他丢上树杈挂起来的,羞死人了。

吕家师叔连连告退,气的吕氏抬手揪起安宁耳朵,狠狠拧了两圈才算作罢。

安宁也是紧赶着讨饶,跟着进来的张叔夜也被逗乐了。

“你那甚的族弟走啦?”张叔夜喝了口水,有些不满。都是些什么人呐,你也胡乱招惹进来?安宁乃天下奇男子,将来要大用这天下的,你怎能随意让这些人家攀亲?

吕氏便不再多说了。说到底她和那些所谓族兄、族弟也不亲热,此前并无来往。不然哪轮到安宁去吕家沟打人惹是非?这不就图个娘家人面前的显摆嘛!

既然安宁认准了陈家丫头,老娘明天就把你们撮合了,省得你这丫头怨我!

这就对了嘛!安宁嘻嘻笑着应了,把扭扭捏捏的陈丽卿推过去,自己却和张知府入书房谈话。张叔夜却早已备好三万贯本金出来。

然后安宁一一说起自己打算,张叔夜知道安宁会发笔财,可也没想到能有十几万贯之多。看来当时对宋江他们还是手软了,张叔夜慨叹不已。

自己为官一辈子,各种小便宜也不是没擦过,这才勉强积蓄五万贯家财。琢磨能拿出三万贯已经是不得了的大数目。

可是安宁这小子,一个阵仗就是十几万贯。

人比人气死人!说到底都是自家贫穷惹的祸,张叔夜哪晓得一群盗贼就能这么富足?

要不说安宁这小子,就是有做豪强的命!

老张总算找到宽慰自己的法子。他对安宁的多数计划都是啧啧称奇,唯独对钱庄发行银票通兑一事有些不同看法。

“你小子总算被老夫逮到把柄,这就是不学无术啊!”张叔夜哈哈大笑。

“昔日我大宋钱庄早有会子之物。老夫今日在汴梁存上十万贯,钱庄开出会子。老夫拿着会子就能在别地兑现,只需交付千三手续费用。那可真正是腰缠十万贯,走马下扬州啊。

不过因为后来颇多不法,有时会被那钱庄的奸商席卷跑了,乃至大家人财两空。朝廷遂以民间印刷易伪造为由,将交子发行收归三司。

可是朝廷也有他的难处,这大军四处征战,都是烧钱的买卖。三司的钱烧光了,就要多印点交子济事。三番五次后,这交子就印大发了,民间苦不堪言。

所以今上停了交子的滥发,却又改印钱引?依然换汤不换药。总之都是铜钱不足用的祸端。会子、钱引无法尽兑,所以现在一缗钱引才顶十几文铜钱使用。

安兆铭,莫非你手上钱财来得太容易,想拿去胡乱糟蹋不成?”张叔夜得意洋洋。

“喔喔,原来是这样啊?”的一声,车门被打开,车子即将开到齐修竹跟前。

齐修竹被打的有些懵逼,浑身褴褛且不说,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了。

他放在头顶抵御攻击的手还没放下,眯着眼睛朝前方看去,劳斯莱斯都快到跟前了才想起来躲开。

“小畜生你跑什么,快上来!”车里传出齐宏景恨铁不成钢的怒吼。

“嗯?”所幸齐修竹的耳朵倒是没被打坏,他还听出了齐宏景的声音,叫道:“爸,是你嘛?”

“是老子,不想被打死就快点上来!”

齐宏景将车子甩尾甩到齐修竹更前,大声吼道。

他似乎也注意到了齐修竹眼睛被打坏了,故意提高声音急促道:“直接往前走,快!”

齐宏景这么着急忙慌的没有别的原因,他也害怕那些暴怒的员工。

“来……来了!”

齐修竹踉跄着往前走,这个时候他不敢犹豫,谁也不知道再犹豫一下,那些员工会不会上来把他们父子一同打死。

齐宏景劳斯莱斯的位置停的正合适,指挥也得当,齐修竹顺利上车,他连车门都来不及关,赶紧疾驰出去,深怕被那些人追上。

劳斯莱斯的轰鸣声消失在众人的耳朵里,那些躲藏好的人方才敢抬起头看向四周。

这不看还不生气,一看可气炸了肺了。

“嗯?那车不是要撞我们,他是来救齐修竹的!”

“操TM的,我们被唬住了,就算是劳斯莱斯也不敢当街撞我们这么多人啊!”

“那肯定是齐家帮凶……”

这齐家三房父子的对话看似繁多,其实这一切不过发生在心念电转之间,这也就是为什么劳斯莱斯疾驰出去,那些员工才反应过来的原因了。

吕泽把这一切看在眼里,他眼睛虚眯,看着那疾驰而过的劳斯莱斯残影,眸子里闪现彻骨的寒芒。

看来齐宏景对这个唯一的儿子还是很看重的,竟然不惜冒险开车撞人也要救他。

“既然这样……”吕泽昂起头,面上明明淡然的很,说出的话,却叫人不寒而栗,“那你们整个三房都跟齐修竹一起滚吧。”

他的话绝对不是玩笑,齐修竹这些年对他,对齐采珊一家的刁难和踩踏,他都没有表示什么,如今一次性全部还清也好。

那句如判官落笔般定人生死的话落下之后,吕泽转身,离开了咖啡馆。

晚上十点,江州市中心工业区,唐氏集团的办公大楼里。

“冯总管,您觉得大长老跟齐家那个齐修竹有什么恩怨?”

唐风已经迷惑一天了,自从接到吕泽的命令之后,他是一刻都不敢耽搁,亲自去办了齐修竹。

本以为大长老准备在齐家干点什么大事,可,之后大长老便没了消息,这让他十分纳闷。

“小风,你僭越了!”冯半山斜着眸子睨了一眼身后的唐风,冷漠道:“大长老的心思,岂是我等可以随意揣度的?你只管本份尽心的完成大长老交代的任务,别的无需多问,也不可多问!”

唐风闻言,心中大骇,赶紧躬身道:“是,小风知错!谨遵冯总管教诲!”

他确实是僭越了,在这里,他只不过是唐家外放在江北省的一个管理者罢了。

能拥有一块纯度极高的红髓玉佩之人,恐怕连他爸爸都没资格揣度,他便更没有资格了。

“嗯。”听到唐风认错,冯总管才回过身,淡淡的点头道:“我要去趟燕京,把这件事情告诉家主一声,这段时间里,你务必伺候好大长老!”

“是!冯总管放心前去,我定然倾尽唐氏之力为大长老效力!”

唐风面色一正,连忙对着冯半山立下“军令状”。

冯半山没说什么,径直朝外边走去,唐风站在原地没有相送。

这是他们之间默认的相送方法了,反正以冯半山的实力,眨眼间就能离开江州中心区域,他送出去,也追不上,还不不如不送。

夜风顺着未关的窗户吹进唐氏的总裁办公室里,隐约带来了一丝凉意,唐风打了个激灵,关上窗户,也朝楼下走去。

其实他早就下班了,冯半山也早就打算启程去燕京了。

可为了以防万一,怕吕泽回来找不到人,他们都等到了深夜。

现在终于可以确认,吕泽不会来了,他们也可以放心离开了。

四月的天气没有了前几月的寒凉,也没有后几月的酷热,晚上更是最宜人的时候。

吕泽盘膝坐在城南公园的长椅上,不断地吞吐着月华之力。

晚上的天地灵气不如清晨精纯,他果断放弃,选择修行月华之力。

老天保佑,马空群总算还活着样的两句话,同样用鲜血写出

 推开密室的门。

  走出来的叶枫身上紧迫的压力,让所有人都禁不住呼吸一滞。

  只有李一丝毫不被叶枫的气势影响吗,欣慰的看向叶枫。

  那眼神让李敖这一些李家后辈羡慕不已。

  “不错!气息凝实,根基稳声浪化作席卷天地的呼啸扫荡而来。

  天明被女子抓起快速后退,另一名九重门狩猎境强者冲天而起,与噩氓族那位狩猎境强者大战,剩下的九重门修炼者被噩氓族族人围困,一场大战再度爆发。

  而那群噩氓族人群中,柯乙赫然在列,焢星争夺后,阿布......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降者不杀!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万界争霸之人族崛起

燃烧的灰烬

万界争霸之人族崛起

天翔

万界争霸之人族崛起

奥特传说

万界争霸之人族崛起

鱼塘湾

万界争霸之人族崛起

马肉肉

万界争霸之人族崛起

萌元子